泰戈尔说:“神的右手是慈爱的,但他的左手却可怕”
神说:“看我,胡来的左手!”
 

【段子】愿腦洞與你同在(中)

愿腦洞与你同在
今天也用自己的腦洞開腦洞。
本來想著幾百字就算了,沒想到越拖越長。
想寫什麼就沒寫到什麼。
上一個段寫完就構思下一段,在你看不出來的地方前後呼應。(呸,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你是不是覺得我廢話多了?
反正沒人看我愛廢話多久久廢話多久!
……然後沒什麼想説的了。



12,
是夜,國王大字形躺在洞旁邊,跟自己的朋友分享今天的經歷。
“嘿,我今天看到另一個你了!”國王説完頓了一下,似乎覺得自己的表達方式哪裡出錯了,不能表達自己想要説的話。想了一會,不太確定地問道:“是說你有兄弟姐妹什麼的嗎?”
洞是明白他的意思的:“噗嗤,我什麼時候說過像我那樣的存在説唯一的?”
“也是。”
國王的目光錯過星星沒入黑暗,滿天繁星竟无一顆落在他眼中。
仿佛是默契一般,一時間誰也沒說話。
國王在等,等著洞説點什麼。
洞卻一言不發,讓他頗感失望。
混合了沉默的空氣慢慢凝凍,國王覺得自己快窒息了。
於是他起身,在夜色的掩護下落荒而逃。
13,
從前有一個國王。
他掌握了自己的意識,他掌握了這個世界。在廣闊無垠的疆土上,衹要他想,一切都可以出現。
創造,是這位國王的能力。
他唯一可用以對抗孤獨的武器。
在衹有國王自己一個人的國家里,他太孤獨了。
於是他創造了一座懸浮在空中的城堡,創造了皇后以及一個個侍者。
不行,國王覺得孤獨像門縫外窺視的目光,無時無刻不盯著他。
於是他創造了一個個城邦——天空中的、地上的、水底的——讓自己創造的人們生活在裡面。
不行,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奏響歡樂的樂曲,國王仍能聽見孤獨逼近的腳步聲。
一步,一步……
於是他創造了社党,創造了幫派,創造了矛盾,創造了爭鬥。
“不行了,与孤獨抗爭,我贏不了的。”
國王被絕望淹沒。
他最後在自己的宮殿創造了一場政變。

14,

“為什麼要順從他們呢。”

國王站在王座前,望著迅速欺進的自己的臉說。

城堡外下著大雨,稀裡嘩啦的,仿佛王座前的人不能哭出來的淚水。

15,

現實一直告訴你,什麼叫“習慣就好”。

現在,我知道了。

16,

小侍者——不,現在應該稱他為國王了——在面前之人的頭顱与身體分離的一霎有了意識。

創造之力的確能創造一切,但限於能力擁有者知道的“一切”。

所以,國王無論創造再多的人,都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甚至連想法也同自己一模一樣。

無論和誰說話都是自言自語一般的。

無論這個世界的人再多,如果都是一模一樣的,和祇有一個人的世界又有什麼區別呢?

仍是孤獨。

17,

國王用手背蹭掉濺在臉上的血。

一揮手,身首分離的屍體、皇后、侍者、城堡、人民、城邦全都消失不見了。

就連臉上的、衣服上的血跡也不見了。

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国王站在地上,看着这个再次空荡荡的世界。

祇有國王一個人的國家。

18,

国王极少再创造出什么东西。

他能想起来,自己还是小侍者的时候的事情。

他知道,国王怎么与孤独作战的。

他知道,国王是怎么落败的。

他知道,国王是怎样亲手杀死自己的。

他知道,孤独是无法对抗的。

20,

即使是这样,今天的国王也在自己的领地上巡查。。

国王总觉得前面有谁在等着他。

国王要找到那个“它”。

国王要解开心里若隐若现的谜团。

21,

国王和洞就这么相遇了。

22,

他抓住了那个谜团,粗暴地扯掉遮住真相的迷雾。

其实国王的心脏缺少了一块。

对孤独的叫嚣,其实是心脏剩余部分对失去部分的哭喊啊!

23,

我的心缺了一塊。

那一塊在誰的手里?

24,

国王理解了前代国王的死因。

前代國王曾經嘗試用自己的能力填補自己的心臟。

失敗了。

所以死了。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自予自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