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说:“神的右手是慈爱的,但他的左手却可怕”
神说:“看我,胡来的左手!”
 

七日返


第一日,我身邊有一個模糊的黑影。
他既不靠近我,也不遠離我。
“你是誰?”我問他。
“你是誰?”他問我。
第二日,黑影變得凝實。
黑漆漆一團,像無底洞。
他將我的平靜吞噬。
我的身邊出現一個個模糊的身影。
彩色的。
第三日,黑影睜開眼睛。
彩色的身影變成一個個人。
我覺得我是認識他們的。
第四日,黑影抬起手捂住耳朵。
那些彩色的人一直在說話。
夾雜的啜泣。
他們這是傷心嗎?
為什麼我能聽見笑聲?
為什麼我聽到這些聲音會難過?
心仿佛要被撕裂。
我是誰?
第五日,黑影慢慢靠近我。
他距我一步之遙。
記憶就這樣毫無徵兆地湧進腦海。
原來如此。
我已經死了。
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痛楚出其不意襲來。
第六日,所有聲音和色彩都匯集到黑影腳下。
褪去黑色,另一個我站在我面前。
請讓我留下!……
求求你了,帶我走吧!……
最後說出口的祇有一句徵求意見似的“我該怎麼辦?”
第七日,眼前的我變成了另一個陌生人。
但我知道他是我。
“準備好了嗎?”
他向我伸出手。
end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鬼(。聳肩

全文链接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自予自勒|Powered by LOFTER